一场关于原创绘本的隔空对话

  • A+
所属分类:绘本资讯

在童书市场中,绘本始终占据极其重要的一隅,绘本以图画为主,往往是每个孩子接触到的第一本书。近年来,中国原创绘本大热,对应的出版以及对外输出发展势头良好,在博洛尼亚国际童书展上也成为一道绚丽的风景。

今天,国际君就邀请到插画家黑眯与中国图画创作研究中心主任陈晖,就原创绘本这个话题进行一场隔空对话。

通过创作呈现我的童年记忆

记者:您的绘本《辫子》获得第25届BIB国际插画展金苹果奖,这本书是否有您生活的投射?

一场关于原创绘本的隔空对话

黑眯:在绘本《辫子》创作之前我酝酿了很长时间,从高中开始我就萌生了创作童年生活故事的想法。

在童年时每天跟阿嬷在一起、在村子里迷路的经历以及各种各样奇怪的事情等,这些对我来说都有一种神秘的吸引力,因此我想到用绘本的形式把这些童年故事全部呈现出来。

一场关于原创绘本的隔空对话

▲黑眯作品《辫子》内页

在童年的时光里,有时候我会着迷于杂物上堆积的各种细节或是阿嬷铝制旧脸盆上无数的凹陷处,有时候是村子里一只很老的狗或者是记忆中永远存在的不痛不痒的瞬间,我喜欢用笔跟着它们停停走走,而且这些碎片记忆带着我一点点创作出《辫子》这部作品。

喜欢画画“让时间变得无效”的专注,在里面遇见安静的未知小时候我跟着阿嬷一起住在黑黑的老平房里,因为老平房的窗户很小,导致屋内的照明很弱,并且破旧的洗澡房是用土陶罐子堆起来的墙围,但是每次回家或者晚上洗澡我都感觉特别温馨。

一场关于原创绘本的隔空对话

▲黑眯作品《辫子》内页

在我儿时的记忆中,阿嬷经常是一副凶巴巴的样子,当时我并不理解她这样的原因,但是在那时不管她去到哪里我都愿意跟着她,因为在我心中她是我温暖的依靠。

因此我的作品《辫子》选择用铜版制作,是因为铜版画湿润黑白的效果、蚀刻出来的斑驳痕迹刚好联通我记忆中的画面和内心的意象。

另外,我认为在创作过程中最困难的部分是从模糊的印象稿和散乱的文字记录里慢慢画出整个故事的结构。

一场关于原创绘本的隔空对话

▲黑眯作品《辫子》内页

记者:您近期有什么创作计划?

黑眯:近期有一本花费很长时间创作的绘本即将完成,其故事的内容来自遥远的青海,我与老师一起讨论、改编,这个故事的内容对我来说是一种新的尝试。它与我创作的第一个作品《辫子》的区别在于故事情节和画面无法直接从内心中抒发。

新的故事是一个遥远的传说,这需要我花费很长时间建立与故事的连接。另外,在创作的过程中,故事画面的呈现也尝试了很多不同的方法,最后我们选择使用木刻套色制作,因为它朴拙的气息符合我们心中对古老故事的想象。

记者:今年中国将作为主宾国参加博洛尼亚童书展,这标志着中国童书出版获得了世界的认可,您认为中国童书能取得今天的成就的原因是什么?中国绘本尤其是儿童绘本,在外国的接受度如何?

陈晖:中国童书取得成就的原因主要包括:国家对儿童教育、儿童阅读的重视;中国国民经济及文化生活水平的提高;儿童读物产业及市场的飞速发展;童书作家、画家、编辑、出版家、研究者及推广者等的共同努力。

中国作家、画家的原创绘本特别是儿童绘本经过二十多年的创作实践及艺术探索,有很多佳作如《荷花镇的早市》《宝儿》《团圆》《辫子》《老糖夫妇去旅行》等,输出了多国版权,获得了国际奖项,得到了国外读者及业界的认可。

一场关于原创绘本的隔空对话

记者:作为绘本研究者,您认为中国原创绘本在“走出去”上有哪些优势?

陈晖:中国原创绘本在向国外读者特别是儿童读者讲中国故事、传递中国文化、表达现代中国的发展与变化等方面具有优势。

绘本具有以图为主、图文交互的文本特点,作品的内容与主题、作家的思想与艺术会有更形象更直观的表现,文字翻译的总量及难度相对降低,这对绘本输出版权以及赢得海外市场也有一定的促进作用。

一场关于原创绘本的隔空对话

记者:据您的观察,国内原创绘本的发展现状如何?近几年中国绘本市场发生了哪些变化?

陈晖:中国绘本近几年呈现出作品数量快速增长、创作质量稳步提高的趋势,题材品种多样、艺术风格多元、中青年创作者水平突出是主要特点。

优秀作品的涌现让中国的读者对本土原创绘本越来越认可与接受,“中国孩子的童年需要中国自己的绘本陪伴”成为包括妈妈们在内的领读者的共识,原创绘本的市场规模因此也有了很大的发展。

记者:生于互联网时代的新一代孩子在电子设备的陪伴下成长, 动画片、漫画作品、游戏占据了孩子们大量的时间,而绘本仍是以纸质书为主要媒介,您认为如何将孩子的注意力拉回到绘本上?如何推广儿童阅读?

陈晖:互联网时代的孩子喜欢借助电脑手机打游戏看动画,引领绘本阅读,需要从他们小时候的阅读兴趣培养做起,可以借助亲子阅读,让孩子从小养成阅读习惯,从小感受绘本的艺术魅力和阅读趣味。

随着孩子的逐渐成长,还可以通过家校联合、图书馆及社区文化中心等机构共同推动等措施,通过集体及同伴的相互影响,把孩子吸引到童书与绘本的阅读中。

记者:在中国童书“走出去”的过程中,您对中国童书出版人和作者有什么样的建议和意见?

陈晖:童书“走出去”需要关注世界各国当代童书内容及形式的发展变化,了解域外儿童读者的阅读兴趣及审美趣味,汲取国外优秀童书作家及作品的创作经验;在发挥中国传统文化优势、充分运用中国意象及中国符号的当下影响力的同时,面向世界的童书要尽力实现话语方式与表现形式的转换与对接,面对孩子讲好中国故事,让中国文化得到有效的承载与传递。

童书“走出去”还有一个重要条件,那就是我们要拥有与世界同步的先进的儿童观、教育观,拥有与世界接轨的儿童文学创作观及儿童阅读观,并将之贯彻于童书创作、出版、推广的各个领域、各个环节,只有这样,我们中国童书才能真正走出去、传播出去,持续发挥影响力。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